当前位置:  捷报比分手机版 > 正文

校园广播

【谈书斋】《雨声说些什么》

来源: 新闻中心   作者: 韩喆珩、张舒越  摄影:   编辑:谈太辉  发布时间:2019年12月24日  点击次数:

余光中先生说:” 前尘隔海,古屋不再,听听那冷雨。 “如此怅然,如此凄冷的句子让我不禁想要去深入了解这个台湾诗人。有幸读到他的另一篇诗《雨声说些什么》后,我的脑海里便都是这个问题“雨声说些什么呢?”


   雨声说些什么呢?问题似乎始于楼上的灯,兜了一圈又被返抛至楼上的灯。抑或说,问题始于那个深夜听雨人,而我们不自觉地落进他那追问“雨声说些什么”的圈套。寻求答案的途中,问题本身的意义脱落,一切都陷入雨境本身的玄妙里。


   回环手法的运用,使得全诗巧妙而又俏皮,它不像“从前有座山,山上有座庙,庙里有个和尚……”那般死循环,窗外的树、车,每个意象都像是一个跳板,给人更开阔、纵深的感官体验。与其说是雨声说了什么,倒不如说是诗人在雨中想到了什么,是思念,是孤独,又或是乡愁。


   画家保罗·高更曾说过:“艺术家创作,是面对自然做了一个梦。”在余光中先生的这场雨,让人有种做了几个世纪的梦的恍惚感。一盏灯,一扇窗,一夜的雨声,似乎就打开了梦的豁口:倏忽间,仿佛走到唐朝的竹溪、村路、板桥,走进宋朝的小楼春雨、深巷杏花。冷不防又栽进童年的记忆:故意去踩地上水洼的童年、在稻花香里听蛙声的童年。


   时空措置又搁浅,雨水从传说落到了现代,从大禹时期泛滥的滔天大水零落成诗经时期的“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”;这混同着社会历史苍茫的雨,具有大开大合的张力。张若虚曾说“人生代代无穷已,江月年年只相似”,月如此,雨何尝不是这样?


   一场丰饶的意识流之后,这一夜的冷雨,早已浇遍那颗湿漓漓的灵魂,踏遍了歌楼、客舟、僧庐。然而“雨声说了些什么?”这个问题依然悬而未决。


   于是,再执意问檐下的青苔,亲昵地,撩拨地,这言语里流露的童真,是木心先生那句:“唯一能做的是长途跋涉之后的返璞归真”最好的注脚罢。


   21岁的余光中告别烟雨江南。在台湾,一住就是25年。海中的孤岛,被冰冷的海水浸润,或许是咸咸的,潮潮的。25年里,余光中多少次目随日光西去,心随冷雨沉淀,那窄窄的台湾海峡,抑或是他那绵绵心雨的积淀。于是,身感漂泊的余光中放任自己的情感,一年一年,一场雨,一场雨地去寻觅文化的土壤,让自己融入这雨中,心与身,内与外,任雨微微飘拂,任微雨轻轻远去。任春雨,秋雨,相伴一生。 从早晨到黄昏,从春料料峭峭到发上下一点白霜,季节更迭后,人亦从青春到年迈。


   再静静的问自己一句  “雨声说了什么呢?”


捷报比分手机版-捷报手机比分直播

电子邮箱:hbeuxb@163.com 新闻热线:0712-2345839

通讯地址:湖北省孝感市交通大道272号 传真:07122345265 邮编:432000 版权所有捷报比分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