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  捷报比分手机版 > 正文

校园广播

【谈书斋】《月亮与六便士》

来源: 新闻中心   作者: 张舒越、林泽诗怡  摄影:   编辑:谈太辉  发布时间:2019年12月03日  点击次数:

 

    



    奥斯卡·王尔德说:“我不想谋生,我想生活。”高晓松说:“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。”

小说《月亮与六便士》中既没有月亮也没有六便士,但足以让你神魂颠倒,使你燃起追随月亮追随自己浪漫生活欲望的火种。

作者毛姆,1874年出生在巴黎,不到十岁父母就先后去世。他做过律师,做过医生,做过间谍,做过情人。有着丰富的人生经验,一生过着崇尚自由,崇尚人自然的天性。《月亮与六便士》,1919年问世,将其浪漫一生、崇高理想与现实的碰撞融入其中,有他的影子更有他创作的伟大。

整本书以第一人称视角为我们讲述了第三人称的故事,小说从“我认识查尔斯·斯特里克兰那会儿……”开始,追逐了斯特里克兰的一生。

斯特里克兰不像他的夫人一样喜欢斩头露角追逐名流,他喜欢的应该从他放弃美满的家庭,工作,从伦敦孤身一人到巴黎开始,很多人以为他去风流,而他的举动让你意想不到。

起初,你不会对一个默默无闻的人产生兴趣,可又让你感觉神秘莫测,琢磨他的性格成了小说中“我”的主要主线。从各大人物及媒体对他的报道开始关注,引入探索。亲身接触到寻找他走过的足迹,一路打听、证实。小说完美的呈现了一个追逐理想却又不近人情残忍冷酷的古怪人物,对世俗总是那么冷嘲热讽,不屑一顾。出口谩骂但你似乎又找不出错误,隐约中又很认同他的本色。正应了那句话:“只有诗人和圣贤才会相信,在柏油马路上辛勤浇灌,能培育出百合花来。”

“我”对“他”在性格与人性的探索中,扑朔迷离,既同情又有点厌恶,你想不明白他为什么离开家庭,远走他乡。身无分文,穷困潦倒,破烂不堪,却一心追求理想。你也想不明白他没有画过画,不知何时生发了对艺术献身的传奇举动。

对艺术的执着,崇尚艺术之境界,使那些食人间烟火的凡夫俗子都没资格看到他的画。他可以卖出他的画摆脱贫穷,但这样就不是他了,这世上的一切都不足与他的艺术比较。

荷兰人德克·斯特洛夫,虽忠于画画但造诣不高,创作不了美,对审美却有特异功能。他独具慧眼倾尽全力保全他眼中斯特里克兰这位天才,他却默不作声的夺取了德克的夫人布兰奇,布兰奇自杀后德克绝望归故。这也是使“我”想不明白生出厌恶的缘由。“我“批评斯克里克兰之后,他说:“我无法克制自己的欲望,因他囚禁这我的精神,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不受欲望支配,自由自在地去工作。”

当她厌倦了文明世界,来到南太平洋中的一座美丽岛屿,娶妻生子,与世隔绝,创作出了改写现代艺术史的不朽之作。然而,他得了绝症,在身体发臭双目失明下画出的壁画,临走时叮嘱妻子一把火烧掉。

普通人总是无法想象天才的举动。我想要的,最后是什么?或许不是什么特定的结果,真真切切的是在不可能中朝着理想去朝圣的过程。对心中的故土满怀乡愁,寻找他永恒的神圣的居所。

在巴黎“我”与斯特里克兰离别后,再没有见到。后来,只是听说,不断的证实他思想播种的种子,枝繁叶茂长成参天大树,直摸到那月亮的柔光。

追随“我”,让斯特里克兰打动你,俘获你,摸索他的伟大,追逐他的朝圣之旅。在小岛上的日子,他过的自在,被周围的人同情,接纳,也得到了多人的认可。似乎旁听比实见更能抓住读者的心,是整本书的升华,给人以共鸣。

斯特里克兰这一生的追逐,所追求的美,等同于真理。他把真理运用在艺术中,还有其他人,运用在生活中。

在这个以物质为上帝的时代,用世俗的成功来量死你的世界,你该怎样过完自己的人生?人生旅程,你是抬头仰望月亮,还是低头看六便士?这就是本书吸引你的地方,细腻,巧妙刻画的人物性格,唯有你亲自品味,或许能与主人公擦出同样的火花。

 

 

 


捷报比分手机版-捷报手机比分直播

电子邮箱:hbeuxb@163.com 新闻热线:0712-2345839

通讯地址:湖北省孝感市交通大道272号 传真:07122345265 邮编:432000 版权所有捷报比分手机版